Chris

「周叶」怎堪相逢 (楔+壹)

扇下眠森:

* 本是写的战国架空不过还未成型不知道合不合适,我...实在文力有限(。


* 便先放个序章和第壹章上来,你们知道高三狗......所以贰便是......请别忘记我!!


* 另外麻烦大家帮我找找BUG!!!!我这个人没带兵打过仗QAQ!!!!


 


怎堪相逢 (楔) 


 


           辗转过一个冰寒彻骨的雪夜,雾气一般泛白的晨光才瑟缩着攀上钴蓝色的天幕,凛冽如刀的长风尖刻地撕扯着空气,一路尖叫着灌进叶修的耳膜,他强压下眩晕感攥紧了手里的缰绳,策马再往崖边踏了几步。


          远处是陶轩带来的人马,少说也得有六七百号人,叶修远远一看全是细密的黑点,他简直搞不懂陶轩怎么如此看得起他,他都这样了,陶轩还能这么激动地满山坡领着人过来闹他。


        “陶大人,您这是打算要生擒我呢还是……?”


         腹部的伤口估摸是撕裂了,血混着冷汗糊在衣料上一片瘆人的粘腻感,加之高烧带来的晕眩,让叶修难得地露出了苦笑,“行行好给个准话儿吧,我好思考下一步怎么弄啊。”


         陶轩脸色阴沉地盯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苍白的脸,就是再给他几十年他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就算是在这种堪称绝境的情况下叶修还能拿“我有两块糖你要一块吗”的语气说话,那种清淡到恶心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暴怒。他深吸一口气试图压住翻腾上来的怒意,死死盯着叶修道:“莫非叶大将军以为自己还是个活物?”


         叶修眉梢一挑,状似有些惊讶:“我为活物与否你看不见么,你当你面前尚还活蹦乱跳的我是谁?”


         陶轩听到回答不禁更加暴躁,眼神里染上些怨毒:“我着实好奇,究竟谁人才能有这通天本领,能撕破你这张虚伪嘴脸。”


        叶修没接话,乐呵呵地看着他,乐了一会儿竟扶着马鞍从马上下来了,一脸柔弱地半靠在马身侧,把手伸进衣襟里仿佛在摸索着什么,陶轩见他动作以为他又要耍什么花招,却见他从怀里摸出个白底墨花儿的小香囊。


       叶修捏着那个小香囊踌躇了片刻,侧过身把它紧紧拴在马鞍的皮革圈上,边拴边跟陶轩搭话:“便来打个商量可好?我来放马,拯救生灵,顺带将这桃色绮思一并送走,让我洁來自洁去,彻彻底底消失个干净。这结果你定当喜闻乐见才是,想来是会支持我的。如何,给我的马开个路?”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堪比黄少天,末了还一脸不舍意犹未尽地拍了拍马脖子。


       陶轩听着他鬼话连篇,心说信你才有鬼。他见叶修当真一副要放马的样子,顿时再次提高了警惕。就凭叶修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没了马那根本是插了翅膀也飞不掉。叶修会束手就擒?陶轩压根儿不信,那这是要搞什么?他弄不明白,于是只好沉默。


       叶修见陶轩不说话,就当他默认了。他甩手拍了下马屁股,那马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他,叶修轻笑着摇摇头,那马好似犹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轻轻嘶鸣一声,撒开蹄子一路小跑消失在石崖边。


       叶修望着马消失的方向站了一会儿才回过头来继续跟陶轩贫,一会儿扯落霞山的日出多么好看,一会儿扯竹林墓的溪水多么清洌,最后扯到轮回的灯会,还问陶轩去过没有。陶轩被他烦得不行,简直要忍不住上前去把他抓过来撕了那张好看的嘴。


       等陶轩意识到不对时,叶修已经退到了巨石后,站在崖边一身白衣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整个人仿佛都要溶在晨曦凉薄的碎雪里。他嘴唇微微嚅嗫着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温柔又眷恋,陶轩一直看着都禁不住怀疑叶修被掉了包。但介于叶修的站位实在太惊心,陶轩暂时没功夫思考叶修那莫名其妙的表情是怎么搞的,他只看见都已经退到崖边边上的叶修还在往后退,心里突得一跳,一连串“卧槽不是吧”塞满了他的脑壳,正要叫人却见得叶修粲然一笑,新雪般清新的阳光打在他的眉梢眼角,美得跟天仙下凡一般。


       而此刻美得像天仙下凡一般的叶修将手并在嘴边冲他夸张地摆了四个口型,接着身形一退一晃,就那么潇洒又决绝地消失在了崖边。


       陶轩一颗心如坠冰窖,吓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他张开嘴急促地呼吸了几声,哆嗦着回身吩咐手下,用吼的:“还看我!看什么看!快快快给我下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照常理说伤成那样还往断崖下蹦,非伤即残都是神话,说白了那该是不死才怪,但陶轩只觉得搞砸了。


       因为叶修最后对他说——“来找我呀”。


 


 


 


 


怎堪相逢(壹)


 


    荣耀历八年深秋,疆北部族进犯中原,刀光剑影,一路东进,直取玉门关。西北屯兵疲弊,一时间竟措手不及,几番辗转,城池虽未被攻下,却是死伤上百,消息传到中原,王室震怒,上下皆惊。
    不,其实这个消息也并没有那么重磅,只是这建朝北伐才平息不久,缓了不过三五年又起战事,不免令人回忆起那段辉煌与残酷并存的峥嵘岁月。战矛破空,长风洗碧,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如今这什么边塞死伤数百亟待支援……徒然的落差愣是让联盟的广大民众有点无法接受。
    赶紧派人去打脸啊!挫挫这些脑袋被门夹了的小蛮夷的锐气!
    群众呼声颇高,朝中一片暗喜。当今联盟 国君冯宪君一脸踌躇,捏着根贴了金箔的朱笔在手里甩来甩去,看着大殿下笔直站着的嘉世城主管陶轩不说话。
    陶轩面色如常,任冯宪君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他知道冯宪君在犹豫,也知道他在犹豫什么,所以他不急,点点都不急。
    叶家有独子叶秋,骁勇善战,奇策奇兵。联盟建朝初三年北伐,一人率二十万大军,横扫东西,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吞尽前朝残存势力,扫清边境反叛部族,设常备军,手握兵符,啧啧啧,那叫一个锋芒毕露,那叫一个木秀于林。
    联盟郡国并行,叶秋便以开朝功臣之名封了座城池,位在苏杭嘉世,鱼米之乡,风物独好,简直就要富可敌国。不过叶秋这人说来倒也奇特,游手好闲,无心权谋,封国之后联盟便有意压制,到后来蹬鼻子上脸收了王军兵符,他还是老神在在无甚所谓,一副要把消极不抵抗政策贯彻到底的死样。
    他云淡风轻,不代表其他人跟着他云淡风轻,陶轩看他那软趴趴的死样,觉得不闹腾一下结局恐怕真的要被联盟架空然后一波带走了,然后这世上便再无斗神再无嘉世。再无斗神他倒是无所谓,但要没了嘉世,他又往何处去呢,虽不是他骑在马上打下的江山,但他好歹也是一个城中主管,怎么样也称得上位高权重,他委实不想以投胎般的速度成为城志上短暂且傻逼的一小截历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斟酌损益后,便带上刘皓崔立陈夜辉几个小伙伴,在联盟的带领下秘密走上了架空联盟大将军兼嘉世城主叶秋的庄康大道。
    架空叶秋这个任务其实真没有想象中难,叶秋察觉到了,可他还是不抵抗,整个一任君采撷的态度。按理说这种一人势力已然不足为惧,但对象是叶秋,这人越是一种让人放心的姿态便越是让人不放心,于是这事情越发展就越让陶轩觉得蹊跷诡谲。
    以他对叶秋的了解,叶秋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
    这种明明处于上风却还是心生疑虑步步小心惶恐谨慎唯恐哪里疏漏的感觉都要把陶轩搞疯了。
    陶轩等人捣鼓了这么些年,就差这把生米变熟饭的临门一脚,西北这战事来得精妙,简直是个大彩蛋,简直是个大惊喜,可以赶紧送走叶秋这尊神,以嘉世陶轩刘皓为首的一拨倒戈势力简直都要忍不住为西北叛乱民众振臂欢呼。
    冯宪君当然晓得他们心里那点小九九,不如说其实他也挺高兴,这诚然是个削弱叶秋的好时机,运气好的话还能直接给他一锅端了。
    可如今机会来了,冯宪君却微微有点犹豫。
    这个机会,会不会有点仓促?
    这盘棋怎么那么难下哟,这种哪里都对却总是觉得哪里都不对感觉到底是啥哟。
    冯宪君忍不住捏紧了胸口用金线绣的那只小龙爪。


 



    却说这厢位于太湖以东的轮回城,秋意正浓,草色向晚,斜阳无语,晚风流萤。
    此刻正举着筷子斟酌先夹松鼠鱼还是先夹酱排骨的叶修接到消息,也着实惊得不轻。
    然,他惊的倒不是什么西北部族造反真他妈嚣张,而是王室传了密令下来让他带兵前去支援,淡黄色的锦帛上朱笔批得清清楚楚“西北蛮夷举进中原,兹令嘉世大将军叶秋前往讨伐”,笔锋遒劲,煞是好看。
    他不禁犹豫着要不要把这张材质上乘的锦帛拿来擦嘴,正待付诸行动,坐在他对面的青年轻咳一声,有些担忧地看向他。
    周泽楷认得这锦帛的底色,联盟传密令用的。他本无意其中内容,却见叶修眉头轻皱旋即又面色如常,便心生几分忧虑。
    “小周?”叶修察觉到那道视线,抬起头来稳稳一笑,“他们动作倒快,这般急就要把我往坑里推,利索得令我震惊。”
    于是周泽楷把筷子放下了,更加担忧地看着他。
    “哎呀,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叶修拿筷子敲了敲碗沿,“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我是谁呀,赶紧别担心我啊小周。”
    一旁站着的江波涛不禁侧目。
    叶修把筷子竖起来,极不雅观地一把插在面前那碗油腻腻的咕噜肉的正中间,拍桌指使道:“小周上,给我剔刺儿,我要吃鱼。”
    周泽楷见他欲转开话题,却只温温和和看他一眼,然后给他剥了一只虾。
    “反了你了,我唔——”
    沾了酱油的虾肉递到了叶修嘴边,他赶紧往后仰,然而周泽楷的手也步步紧逼,誓要把虾肉塞进叶修嘴里。
    “我说我说,”叶修满嘴虾肉含混不清,“国君让我领兵西征,稍微去平一下叛。”
    周泽楷把手收回来,去盘里再挑了一只虾开始剥。
    “就是人给的有点少才拨了一万人马兵符也不给个不知道到了那边兵兵将将的愿不愿意听我的。”
    只一万人马?平叛……?
    周泽楷的手一顿,捻着虾尾巴到酱油碟里蘸了蘸。
    叶修扫他一眼,寻思了会儿,又扫他一眼。周泽楷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那只虾在酱油碟里滚来滚去,整个变成了酱褐色,叶修心下一凉,端了杯茶往后坐了坐。
    “事情挺紧,三日后出征,我今天就得回嘉世去。”
    周泽楷蘸虾的手停下了,他抬起眼来静静地看着叶修,片刻后轻轻摇了摇头。
    叶修扑哧一笑,笑完了却没接话,只伸手去摸了摸周泽楷软滑的额发。
    “明天。”
    周泽楷蹦出两个坚决的字,连带着身体前倾目光如炬,两指一松直接把那虾扔碟子里不管了。
    叶修见机立刻把那只酱油碟扒拉进自己的领域范围,捻出那湿淋淋的一坨扔进一旁的小竹篓里,回过身抬起手啪啪拍了两下桌子。
    “想要我答应你?呵呵,还不快给我剔刺儿,我要吃鱼。”


 



     最终叶修如愿以偿地吃到了鱼,鱼肉鲜滑细嫩,盘里一条锅里一条都进了他的肚皮,周泽楷也很耐心地给他剔了刺儿,一根一根分分明明,剔出来细细溜溜的排了一案,看得叶修头皮发麻。
     晚些时候叶修去长廊边遛达,满地的枯枝碎叶踩起来沙沙作响,他颇有些兴味地一路顺着踩过去,故意将那些树叶踩出清脆的声响,实有几分乐此不疲,没走几步却瞧见拐角处靠着一身玄色衣衫的周泽楷,眸里正荡漾着笑意盯着他看。
     约莫是觉得方才行为太过小儿心性,叶修难得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梁缓步走过去,带笑问道:“事情都忙完了?”
     周泽楷作为轮回城主,性质却更偏似精神领袖,虽有实权,却无须时时刻刻都发挥得淋漓尽致。轮回城中事务繁琐复杂,便交予主事江波涛来管,确也不必他一一过目知悉,若有要事,江波涛自然会拣了单独递给他看。
     于是周泽楷便点一点头算作回答,伸手过来拍掉落在叶修肩头的半片残叶,叶修对他一笑,转身在石台边坐了,指了指身侧示意他也坐。
     周泽楷撩开衣摆坐在叶修右侧,他抿了抿薄唇看着叶修,等他开口。
     “其实这事儿也称不上凶多吉少,”叶修兀自点头,“我算了算,到了西北玉门关,约莫有屯兵五万,加上我这一万,也有六万兵马,不算少了,粮草也足,我再请一些去,也就是行军慢些。”
     周泽楷皱了皱眉:“兵符?”
    “嗯,是没给。”叶修一笑,“我自有办法。”
     于是周泽楷点点头不再过问,又道:“走两个月?”
    “快的话,两个月能到,不过带着粮草难免慢些,恐怕得耗到年末,这仗可不好打。”叶修托着腮似是在思量,“我且兵分二路,反正刘皓也去,便让他跟在后头。”
     周泽楷听得“刘皓”二字便又蹙紧了眉头,顿了顿却只道:“小心。”
    “那是自然呀,这事儿八成和他脱不了干系。”叶修扬眉,“这人不到时机不会妄动,我还挺放心他。”


     周泽楷再点点头,没再说话,叶修又笑了笑,低头却瞥见周泽楷一双手捏成拳头,指节发白,仿佛在强忍着什么。他心下有些无奈,便去执了那只手,将那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也是早晚的事了,”叶修将唇一扬,“小周学着点,看我怎么打一场漂亮仗回来啊。”


    “万事小心。”周泽楷觉得简直有千事万事堵在胸口,但别扭来别扭去,终是只闷闷讲出这句。


 


 


TBC.

评论

热度(385)